我与Sutera的友谊始于三年前,那时候在策展行业我还是一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但当看到她的作品的时候我们之间所产生的共鸣使我始终愿望着有朝一日能够与她合作,然而没过多久,我与她一拍即合随即策划了这次展览。非常荣幸,但同时我也诚惶诚恐,一是因为我是一位土生土长的中国内蒙古人,我似乎仅仅只能从一个东方文化视角观看和感受她的作品,二是因为她既是我的老师又是我的长辈,出于对她的艺术修养与高尚人格的尊敬,我又非常担心自己对她作品产生错误的解读,为此尤为谨慎。

 

这次展览我选择的Sutera的作品有部分油画和版画,都是她近几年的创作,结合我的感受,一个题目很快便敲定了“IL colloquio”  (中文意思是对谈,对话), 很明显的这次展览注定会成为了她与作品的对谈、她与我的对谈、东方与西方的对谈。

 

观看她的作品的时候,你能够观看到这些版画作品所呈现的肌理与色彩充分呈现了她对于版画技术语言的熟练应用,而同时她又去思考,在画面中的人物与图形的微妙关系,那种细致入微的情感、那种将情感又渐隐藏式的流露出来的过程,以及如何用最少的色彩表现她心中最深的情感;热情、爱 、孤独、沮丧和痛苦,在所有我们无法用理性去解释的情感当中,热情与孤独似乎是一件事物的两面性,在画面当中所体现出的神秘、祥和、安静、温暖,印证出一个她的自我的寻找过程,而这个过程之后所反映出的是自我的不可取代。

 

Sutera的作品不只是视觉的,它还是听觉的,在观看她的作品的时候你似乎能听到那种犹如在旷野之中细腻温暖的风轻拂草尖发出的沙沙声响,闭上眼睛,画面在脑海中清晰起来,山川、旷野、巨石渐渐移动、直到暮光消失了,空间变为更大的空间,时间也跟着消失了,带来的是心灵的自由。直观的本质呈现出来,像是她自己在写诗一样 !

 

在他的画面中你能看到很多的方跟圆,它让你直接联想到“天圆地方”的概念,在传统东方的“阴阳学说”文化中,方是稳定的,圆是流动的,就是说:天圆则产生运动变化,地方则收敛静止,它们共同承载着一种动态的稳定关系和生气。Sutera的画面中的方与圆恰恰反映的是固态和气态的环境、物质,这种稳定态是发自人内心最原始的情绪与需求,是去掉一切伪饰的还原到人性的本质状态,还原到美学的原点。

 

当达到一个安静的状态,它的力量便显现了。 

 

 

王永煦

2019年二月于罗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