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舞——读羅一绘画

文|王永煦

中国当代的艺术家们正从各种新方向上探索种种可能,无论呈现面貌、思考方式还是表达手段,均表现出繁复错综的叙事结构主体的外向延伸。在时效性、碎片化的剧场艺术成为主流特征的当代,我们欣喜于仍然有羅一这样的艺术家坚守艺术本体,用最直接的方式进行生命的疏离、冥想、情感或内心独白式的艺术创作。

这次羅一罗马的个展中,三幅小尺幅作品《共舞》系列让我们看到,羅一将颜料反复不均地揉和在底色中,一遍又一遍的修改调试直至达到平衡契合,画中这些迷人的、富有激情的却又受到良好情绪控制的色彩和肌理无疑是一种优雅的视觉体验,然而,仔细品味,你又会发现,这些创作更像是这位热爱哲学思考的艺术家一以贯之的哲学思辨在画布上的游戏。只是这一次我们显然看到,艺术家似乎开始跳出过去那种挣扎悬浮、阻隔纠缠的精神状态,而进入到内心笃定安宁者才有的包容松快,画面中东西方的哲学观照如黑白舞者互为嬉娱。当然,细心的观者也依旧能感到画面后是羅一绘画中挥之不去的内心细敏、似乎每一道笔触都想见证艺术家自身艺术知觉的成长与对抗。

相比于羅一往年的作品,羅一新作以她自己的话说是朝向更深处走、向着深度的推进。在色彩上,她力求将色相压缩到更含蓄稳重、更极致灰度的状态,在形式上也尝试着朝向更不简单的更简单。这是一种将东方传统气息与西方理论绘画相结合,从而在精神上达致契合的企图。如中央美院秦璞先生的评语,羅一的作品诉求是在极致的视觉压制中激发触觉感官的灵敏。这和宋伟光先生对羅一雕塑作品的评价是统一的,即在对空间感的极致压缩中反而获得深度和力量。羅一的艺术诉求同样吻合于我对羅一这个人的认知:总想在对常人常态所珍视者的舍弃中力求获得某种与众不同的、更大的自由,或者说羅一总是迷恋那极致残酷完美的舞鞋带来的极致挑战。

此次展示之前一周,羅一也在德国柏林和朋友们作了一些艺术交流活动,并正筹划进一步的展示。通过对德国当代艺术的学习理解与审视,羅一更加清晰并肯定了自己的当代定位,那就是避开当代流行的剧场艺术和高科技媒介艺术,坚守艺术作为生命本体,作为创作者和欣赏者的灵魂伴侣的艺术,如她的德国藏家们所言,在羅一的画作前不会感到被时代的碎片化牵走,而是感到平静深邃与安宁。羅一说,当代艺术不仅可以是表演的、反应碎片的、略带矫情的、外在批判的当代,同时也应该是回归静观的、气息完整的、真实质朴的、内向诉求的当代。要以不同的面貌姿仪参与并与当代主流进行至少是精神上的平等共舞,不仅需要艺术舞者的睿智清醒,更要有强悍的心魄与意志。

可以说在中国当代艺坛,羅一是一位真正的独行客,她不逢迎,不取媚,只是孤独坚定甚至倔强地走自己的路。

作为策展人,我和羅一认识多年,深知她一路的艰辛坚定,钦佩她的探索勇气,我愿以我多年在意大利的所见所学和社会积累为这样一位执着艺术家充当桥梁,为她与西方文化艺术的沟通提供力所能及的方便,祝她的艺术之路越走越远!我个人认为羅一具有成就一位真正大艺家的气魄气质和能量。